132.内奸外援
书名:降神 作者:不可撕店长 本章字数:3427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19:02:17

“你们找我做事情不是不可以。”步为营开门见山,“我有几个要求。”

“等等。”吴昂昂见寇详弥刚要答应马上抢着制止,“我们还不知道你的立场。”

步为营手里盘着一枚山鬼钱,有节奏地轻敲桌面,“你们不是查到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们查到什么?”寇详弥争抢着问,“你会算命?”

“你拿走了我的钱,带走了我的阵。”步为营两指夹着山鬼钱在桌上随意画了个三角,“你在我的阵里做什么我还是能知道的。”

“你是方曦的人?”吴昂昂没等回答马上补了一句,“为什么要加入我们?”

步为营依旧面无表情,吸了口气抿抿嘴,“这两个问题互为因果。”

“哦,懂了。”寇详弥歪着头看向吴昂昂,“咋办?”

“好的。”吴昂昂没理会寇详弥,迅速答应了步为营,“你想负责哪一部分的工作?”

步为营转着山鬼钱,“我定期来秦淮界,给你们一些信息,只是你们需要的那方面消息。”

“我们给你什么作为报酬?”寇详弥自从见过檀亚祝后不太敢直接谈钱,“你想要什么?”

步为营指指寇详弥,“我想要寇家和桂家给我站台。”

“啥台?站哪儿?”寇详弥没太听懂,“你还有个人品牌?”

“谁不是个人品牌?”步为营在桌上划着山鬼钱,目光盯着吴昂昂的口袋,“你们留着一块钱就行,我时不时还会在给你们一些钱。”

“给我们钱?”寇详弥笑嘻嘻搓手,“还有这等好事?”

吴昂昂不耐烦地撇了一眼寇详弥,“想啥呢?”

“你想放哪儿?”坐在不远处一直没说话的方暚突然冒出一句,寇详弥早忘了他的存在,这才想起身后沙发上还有一位。

“我负责盯的是朱家。”步为营突然向前探了探身子,“听说你们跟朱满关系还不错,不过放心,他并不是我的目标。”

“哦,懂了。”寇详弥重重点点头,“你是盯着朱达那个大支的呗?”

吴昂昂一直觉得秦淮界没有值得罗霄界和涂山界盯着的家族,至少近百年没有,时间再准确点,南浔之战后没有,方曦叫步为营监控朱达一支是为了什么?“原因可以说吗?”

“盯朱家的原因?”步为营所有的问题都有明确的细节,这种回问的交流方式让寇详弥有点烦躁,想是在上学时回答问题,各种知识点逐一确认,精确、繁琐又费时。

“朱家有什么事情还是什么人物值得方曦在意?”吴昂昂摇摇头,“肯定不是朱达,他只是个后勤主任。”

“后勤主任难道还不够强的吗?”步为营的语气平和而戏谑,无法判断肯定还是否定,但确确实实不是疑问句,“朱达岁数大了,万一什么时候有点闪失,我很麻烦。”

“哦,懂了。”寇详弥装作很懂的样子点点头,脑袋里还是团浆糊,“我没啥要问的了,你俩呢?”

吴昂昂认为很多问题还是等双方合作以后熟悉了再说,方暚则是对朱家的事儿没什么兴趣,就随便问了一句,“你的钱币阵一般能多远?持续多长时间?”

“不一定,要看拿着硬币的人的条件,这次比较特殊,硬币在寇详弥手上,封阵一直维持着。”步为营想了想,“如果只是单纯放置的话,一般持续五六十个小时左右,短的话几小时也有。”

“其他封阵人对硬币的阵有影响吗?”吴昂昂认为这种方法还不如直接找个朱家的人做内应更方便,“发现了怎么办?”

“不会怎么样,封阵人对硬币也没什么影响,对阵有影响的只是硬币之间的距离。”步为营没有详细介绍封阵的成阵规则,认为以吴昂昂和方暚的水平来看,知道也没什么用,毕竟他们不属于同一类封阵人。

步为营走后半个多小时,寇详弥突然蹦起来问,“硬币呢?”

吴昂昂掏出两枚梅花五角排在桌面上,寇详弥拿起一个飞速冲出房间,扔下一句“我明天回来。”开车直奔钱塘界。

“他干什么去了?”方暚纳闷的走到门口左右看了看,早已没了人影。

吴昂昂问古玩店老板讨了一枚山鬼钱,询问了一下不同质地有什么区别,选了一枚黄铜的在手里摆弄起来,回过神来才答复方暚,“他去调整信息差了。”

“什么信息差?去哪儿调整?”方暚认为步为营这个人应该是可信的,很符合方曦用人的风格,但方曦为什么找桂小芒的未婚夫做内应?还真是捋不顺这逻辑。

吴昂昂指指东南方向,“当然去找他姐。”

寇详弥回来后什么消息都没,隐身了十来天,他躲在吴昂昂家里,一直研究方曦、寇家和朱家的关系,往前推了将近七百多年,一直到明中期,查到朱见深和朱见济时发现了一些不太寻常的苗头,大脉络梳理得差不多后在吴昂昂家里当起了大爷,等着他回来“自投罗网”。

吴昂昂这些日子都在方暚家混,演戏演得上瘾,营造出怀才不遇转去做四界拍卖的印象。桂家帮忙煽风点火说如果吴昂昂离开公检法的话很可能除去他在桂家的议事权,灺堇黎故意放出小道消息,因为家里长辈的反对,与吴昂昂的婚事延后再议。四界不少人预测吴昂昂已经是条丧家犬,没多少翻身的可能,他、寇详弥和方暚都是秦淮界的弃子,无需再浪费精力过多关注。

“你在查什么?查出了什么?”吴昂昂回家取些参考用的古书,看到寇详弥坐在沙发上打怪物猎人。

“有理由怀疑朱见济是假死,不过那些不重要。”寇详弥边打游戏边汇报工作,“朱家是那时候分裂的。”

“分裂?”吴昂昂好奇地坐正了身子,“来,细说说。”

寇详弥挥动着手柄,“朱家有两个朱家,一个是罗霄界和涂山界的朱家,这个朱家是原本的朱家,盛家、花家那些家差不多,主要是培养明面上的四界人,做任务对付妖魔鬼怪,跟其他大家族一起发展。另一支,就是培养朱见济的那一脉,做的就暗里的事情了,包括引发四界内斗、给神仙们挖坑、追踪指定宝器,反正各种杀人弑神的准备工作都是他们来搞的。顺便说一句,我姐帮危不连找到的郑绵拐杖也是朱家的功劳。这些见不得光的事传到现在都是秦淮界朱家朱达一支的活儿,我们寇家是确保朱家的人头数量,怕有人失踪另起炉灶玩朱见济那套。”

“那方曦和步为营是怎么回事?”吴昂昂听来疑问更多。

寇详弥暂停游戏放下手柄,“跟你说,步为营不是方曦手下的,他俩是一样的,呃……也不能这么说,准确来说,步为营是方曦的继承人。”

“他俩才差十来岁,怎么就继承上了?”吴昂昂突然想到个可能,“方曦是调任的?他负责一段时间,然后交给步为营?”

“对滴!不愧是当公务员的人。”寇详弥压低声音,“再跟你透露个我的发现,方曦现在的工作估计也是做一段时间,现在工作的继承人是揭城。”

“方曦?”吴昂昂意识到方曦在秦淮界做的一些事情都是为了这条路,但这路通向哪里似乎看不到尽头,更无法准确预测,“他到底要做什么?”

寇详弥摇摇头,“查不出来。”

“你知道的这些,其他人能不能查得出来?”吴昂昂不认为寇详弥有什么特别的人脉,他可靠的信息源屈指可数,如果一两个星期能捋出头绪的事情对别人来说应该也难不到哪里去。

“我不是查出来的,怎么说呢,不是靠查资料,没有任何资料。”寇详弥搓搓手,“我是用急急如律令请各位神仙祖宗们下来,挨个问的。”

“挨个?”吴昂昂探出身子压在沙发扶手上,好奇地问,“怎么挨个?多少个?”

寇详弥仰着头粗略算了算,“百来个吧,一位位请来问问,有的不知道、有的知道一星半点,一点点串起来,只有大脉络,细节不清楚。”

“现在来说,足够了。”吴昂昂从兜里掏出一串手串,“知道你老爸给揭城的那串呦芩木的手串不?”

寇详弥点点头,“你这个?”

“不是,不过差不多。”吴昂昂把手里的呦芩木手串递给寇详弥,“这个你放好,别戴,等关键时候再拿出来。”

“什么意思?”寇详弥接过手串,在手里摆弄了几个来回,看不出门道,“我看揭城一直戴着,有什么说道?我家老爷子说这个手串可以证明他是寇家罩着的人,相当于护身符。”随手盘了一圈,“你这条怎么好像少了两颗珠子?”

呦芩木的手串没有什么特别的功效,既不可能调节或提升佩戴者的能力,也不会有特别的法力,吴昂昂一直很好奇寇家老爷子送给揭城具体是用作什么。直到前一阵收到的拍品中也有一串类似的呦芩木手串,但手串明显少了一颗。他从上面又卸下一颗研究,翻来覆去看不出什么异常,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用锤子敲出个裂缝,顺着裂缝撬开发现里面顺着木纹有人工描绘上的金色纹路。用扫描仪器重新探测了一个完整的珠子,建模软件做了其中金色纹路的完整结构图形。完全陌生的图形,做什么的更无头绪,能否激活也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每颗珠子都有用,应该会有大用。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